about us 關於這個計畫

  • 計畫緣起

說媽媽的故事:不只是理解媽媽,也成為媽媽的心靈支柱
說媽媽的故事:不只認識海洋那端的家鄉,也是成長之路
說媽媽的故事:探索世界,與海外友人交流、與國際接軌
說媽媽的故事:從此獲得自信,也找到自己未來人生志向
說媽媽的故事:作品受表揚肯定,並將榮耀歸給媽媽……

看見台灣的母親

台灣自八零年代末期開始,大量湧進以女性為多數的東南亞籍婚姻移民。至今二十多年的歲月裡,新住民已成為台灣社會的一份子,除了投身各產業界,不辭辛勞地為生活打拚,也在這片土地上孕育著我們的下一代。

最早的一批「新二代」子女,如今業已步入社會,就教育部102學年度國中小新住民子女就學狀況之統計,平均每十位國民小學入學新生,即有一名為新住民子女。然而,新住民後代有部分因身分遭受歧視、霸凌,或因主流社會壓力,而選擇拋棄母系認同、甚至輕生的案例,時有所聞。不免讓人感嘆,擁抱多元族群的台灣社會,是否缺乏多元的文化視野?

「移民文學」、「移工文學」在近幾年已成為台灣文學光譜中的一環,而四方文創策展人員擔任【移民工文學獎】執行小組,自2014年開辦以來,我們見識到東南亞移工、新住民,在文字創作上的活力,不僅止於鄉愁的抒發,我們更能藉移民工對社會的觀察,得以重新看見、感覺並且思索這片我們共同賴以為生的土地。2015年,移民工文學獎首度嘗試開設「青少年評審團」,延攬新二代的加入,為文學獎增添燦爛之色。參與評選工作的其中五位新二代青少年,獲《聯合報》繽紛版之邀約,撰寫媽媽的故事:【我的東南亞】系列專題。據聯合報內部統計,其中具有台越雙重血緣的黃惠美所作之<我的超人媽媽>,獲該版當月份點閱率冠軍,而其他新二代創作,亦受編輯鼓勵,期待他/他們參加國內其他文學大獎的競逐。有鑑於此,「新二代書寫」遂成為我們下年度舉辦文學獎所欲推廣之目標,期望透過二代的書寫、創作,讓他/他們重新看見母親的文化,也讓「台灣的母親」被社會看見,促使社會實踐同理與包容。

尋找多元認同,書寫成長故事

為什麼媽媽現在在這裡?媽媽曾經對我說,越南的家經濟況不是很好,所以要來台灣努力工作,為了讓我讀書、買喜歡的東西。想到這裡,我很自責。害媽媽那麼辛苦的是我嗎?害她不能回去、害她傷心難過的是我嗎?媽媽在越南的 笑容是那麼燦爛,回到台灣後卻消失了,是我害媽媽不笑的嗎?媽媽不喜歡這裡嗎?這些問題充斥在我的腦海裡。」(曾郁晴,<緬梔樹下的笑容>,聯合報,2015年8月26日)

新二代在身分上擁有雙重的認同,若跨越國籍以地域、文化而分,一個人甚或隸屬於兩種以上不同的文化。如台灣新銳小說家陳又津,父親來係自中國福建的外省榮民,母親係印尼客家人,生長於台灣的她便同時擁抱台灣、福建、印尼、客家等多重文化背景;諸如張郅忻,在《我家是聯合國》一書中,描寫了融合客家、越南、印尼、南非、阿美族、泰雅族等多族群的家族故事。台灣自古便是族群互動頻繁、各方文化彼此交融的地區,豐富的文化風景,至今成為台灣最珍貴的人文資產。

解嚴後台灣文化藝術界一直存在「我是誰?」的命題。如近年,從描繪台法混血兒生命故事的《陽陽》(鄭有傑,2009),到以「霧社事件」為題材的《賽德克.巴萊》(魏德聖,2011),皆是電影工作者藉由創作處理身分認同議題的例子。認同的焦慮,或許係現今社會的時代氛圍,東南亞新住民在台灣猶如「陌生人」的存在,更使其後代面臨認同上的迷惘與掙,也讓東南亞新住民二代常在童年、青少年時期,就必須對身分進行抉擇。然而,若我們同意多元文化的精神,那便不該有任何一種文化需要被犧牲,而個人文化認同的歸屬亦不應是「選擇題」。

東南亞文化跟隨新住民的遷徙來到台灣,卻長期因為歧視與偏見,造成新住民後代與母親文化的斷裂。我們試圖從第二屆移民工文學獎跟新二代互動的經驗中出發,引導他們追尋自己的根。唯有探索自己,才有機會認識自己;唯有面對誤解,才有機會創造理解。

我不再為了自己到底是哪一國人感到困擾,我的血緣將兩者深深緊扣在一起。我也不再討厭我媽-的身分,甚至佩服她如同超人般一肩扛起全家,不僅養育了我們,每個月還寄錢回越南娘家,更為了適應台灣生活,堅強忍耐歧視或異樣眼光。」(黃惠美,<我的超人媽媽>,聯合報,2015年8月24日)

<我的超人媽媽>作者越南新住民二代黃惠美,從幼稚園到國中,曾因為新二代的身分遭受同學霸凌,不敢告訴母親,隱忍十多年。但文學獎頒獎典禮上,惠美已跨出內心障礙,身著越南國服,代替評審獎得獎人朗誦本屆的越文得獎作品,表現落落大方。

透過重新認識母親的文化、透過書寫自己的故事,讓那個「有時候,我很討厭我媽的身分」的惠美,建立了她身為新二代的自信。以文字做為媒介,以書寫作為方法,讓新二代從主流社會手上,取回自己的「第一人稱詮釋權」,讓台灣社會認識東南亞文化、理解新住民以及新住民後代,並且豐實台灣社會的文化底蘊。

  • 計畫背景及目標

「媽媽的故事」,不只是二十多年來婚姻移民者飄洋過海的生命足跡,同時也是台灣歷史的一部分,我們希望透過一連串的專家引導,包括與東南亞作家來臺的交流互動,讓孩子替自己的家族/身分寫歷史。這是台灣文學史上第一次大規模、計畫性的「新住民之子文學創作工程」。這項工程的成果,最後將──

  • 不僅在台灣的新移民史上留下紀錄;
  • 也讓因婚姻來台的東南亞籍配偶,藉由子女的作品而獲得更多的理解與尊重;
  • 新二代的作品成果更將透過計畫,遠播海內外,讓新住民之子的傲人成績在外婆家巡展,讓榮耀歸故里。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