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師感言】文字工作者:阿潑(寫於島嶼無風帶)

去年底,臉書上有一群作家出版人幫忙推銷一個票選計畫,為的是要協助新二代說出自己的故事。後來這個計畫還是落選,拿不到資金,但頭都洗下去了,還是要辦。於是,靠著文化部給的少許錢,以及當初協助宣傳的作家出版人的承諾,工作坊還是要開始run了。

誠實地說,我除了轉貼過一次,很多時間我都是在旁邊冷的那種人。除了我不太信任同溫層的灌票能力(大家太衣冠楚楚了),也是因為我被同一掛人拉下去搞太多計畫(但我也會拉他們去做別的,反正就是一個冤冤相報的概念)。我真心佩服他們的行動力,覺得他們真的搞太多事,把自己搞太累了。當然他們也不會聽我碎碎唸,還是照忙照做,然後不館我怎麼冷,還是會被列在其中一起搞的那種….。

即使如此,這件事當然該做。選舉日那天,我和陳又津在燦爛時光的對談,就提到書寫應該下放,而原本沒甚麼聲音的應該自己寫,不要再讓我們寫了。去年我去當外台會開的「兩代之間」寫作班講師,才發現,我本以為外省/眷村書寫已然很多了,但其實還遠遠不夠,更不用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他們有渴望有遺憾,有的時候就是為了遺憾寫,有的時候是為了不要遺憾來寫。其他族群亦然。

我在端傳媒寫的新南向政策專題中,寫到

“「如果新二代還是被歧視,如果多元社會認同無法被建立,那麼,一切都是奢談。」

「國家還是不懂得如何善用人才。」張鈺惠說,首先是這些人的母語條件應該被保障,「如果他們羞於說母語、學母語,如何延續母親的語言文化呢?又如何能正視自己可以連結的國家社會呢?」這明擺着的經貿、國際人才的養成,一開始就被扼殺了,更別說發展出相關的商業文化發展的可能性,「這是個強調軟實力的年代,應該要從文化的土壤開始培養起。」”

我認為,只有當自己願意說,願意寫—-不論這個社會願不願意聽—-才是種子的開始。

歡迎告訴你所認識的學校老師或新二代孩子,這個免費的學習機會。

(師資陣容除了我,真的很堅強~~~)

***

招生人數:每班約20個學員
課程主題:新住民家族書寫與口述歷史
招生對象:國中以上、大專(含)以下,對文學創作有興趣之東南亞新住民子女
報名方式:即日起至3/4止,一律採線上報名
課程費用:費用全免

立即報名!
http://ppt.cc/w0oKG
招生簡章
https://tlamsince2014.wordpress.com/…/31/general-regulation/
關於這個計畫
https://tlamsince2014.wordpress.com/2016/01/31/about-us/

其他【夢幻師資與課程內容】詳見官網
https://tlamsince2014.wordpress.com/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