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經驗分享】徐樺姿:從排斥到認同--我的圓夢計畫:尋找101位新台灣之子

【生命經驗分享】
課程名稱:從排斥到認同--我的圓夢計畫:尋找101位新台灣之子
師資介紹:徐樺姿
徐樺姿父親是新竹客家人,母親是印尼客家華僑,「我媽媽來自印尼!」為說出這句話,徐樺姿花了廿年。身為新住民二代,她從小對母系血緣難以啟齒;直到大學終於跨越心中高牆,挺起胸膛走遍全台尋找和她一樣的新二代,告訴他們「別害怕,大聲說出我是新台灣之子。」

影像全紀錄

***

大家午安,你們可以叫我花枝,這是我的綽號,我的本名是徐樺姿,我現在就讀文藻大學應用華語學系,我媽媽是印尼人,所以我也是新二代。

我今天要來分享一些我生命中的挫折,以及我後來的改變。以前我會因為自己的身分不認同自己,所以我想分享的是我從排斥到認同的過程。以下是我今天準備的目錄。

第一個是「致 那些說不出口的故事」,我會跟大家分享一些我朋友的故事;第二個「隱瞞身分」,是跟大家講一下我隱瞞自己身分這20年來的心路歷程;第三個「回娘家」,是我認同自己之後,跟媽媽回到印尼的過程;第四個「心捧馨」,是我參加移民署圓夢計畫的主題,我會跟大家講一下我在執行計畫過程中遭遇的挫折還有學到的東西;第五個「成果影片」,是我在找尋101位新台灣之子的時候所做的小小紀錄片;最後是「有獎徵答」,等一下我會在我分享的內容當中出一些問題詢問大家。

"在我和朋友說了
埋藏在我心中20年的祕密後
我才知道
其實每個人都有只有自己才能體會的故事

──「致 那些說不出口的秘密」"

我是到大學才漸漸跟朋友分享我的媽媽是印尼人,這是我從來都不敢跟朋友提起的事情。在我跟朋友說出這件埋藏在我心中20年的事之後,我才知道每個人都有一些自己才能夠體會的故事。

【家的溫度】:我有一個朋友,有一天我跟她說,其實我有一個從來都不敢跟人家說的事,那就是我媽媽是印尼人,我對這個身分感到很排斥,所以小時候有一點自卑,過得有點畏畏縮縮。她就說,她也有一個從來都不敢跟別人講的事情,那就是她現在的爸爸不是親生爸爸,是繼父。她的繼父對她很好,可是繼父的家人,就是現在的阿嬤、姑姑等,時常會把她當外人。她現在就讀我們學校,回家時,阿嬤跟姑姑就會跟她說:「現在滿街的人都會講英文,你們讀英文系的還能找到什麼工作?」她感到他們並不是真的擔心她未來找不找得到工作,而是故意用嘲弄的、不像關心家人的態度來問這個問題,所以讓她很討厭回家。也是她跟我講了這些之後,我才知道,當同學提到:「下禮拜連假,好棒喔,我想要回家」,這時她通常都會悶悶不樂。我是到這時才明白她為什麼這麼排斥回家。

【小三】:第二個故事是,有次我跟朋友回家,當我跟她說了我的秘密,她也跟我說,其實她也有個秘密從來不敢跟朋友講。在她小的時候,有幾次她爸爸趁媽媽不在的時候,帶了一個阿姨回家,爸爸都會跟我同學說:「來,叫阿姨」,她看爸爸跟那個阿姨舉止很親密,覺得事情會不會就是她想的「那樣」。她從來不敢跟媽媽講,也以為媽媽不知道,於是這件事情隱瞞在她心裡很久很久。直到她現在已經快20歲了,有天媽媽跟她說:「要跟爸爸離婚了,因為爸爸在外面有小老婆」,媽媽以前都沒跟她提起,也不想離婚,是為了讓孩子有個健全的家庭,所以她受這個苦很久很久,直到現在孩子長大,覺得該讓他們知道父母感情的問題,也不想繼續忍受跟爸爸在一起這樣的痛苦。所以這個同學對於她的家庭關係也從來不敢跟別人提起。

【妳媽媽是什麼職業】:我另外還有一個朋友,我跟她分享我的祕密,她也跟我說一個從來不敢跟朋友提起的事。長大的過程中,我們總會碰到別人詢問家裡是做什麼的,她說她從來都不敢告訴別人,她媽媽是在市場做生意的,那時我有點訝異,因為我覺得這工作沒有什麼不可告人的,可是她的想法就認為在市場工作就是比較差的意思,所以不敢跟同學講。

這些跟朋友彼此分享的祕密,讓我發現原來每個人多多少少都有一些讓人比較自卑而不敢說的事情,可能因為身材,可能因為家庭職業,或可能是家人關係,而不敢說出口。我則是因為媽媽的身分。

現在我覺得,當我們把這些事情想開,其實反而更放鬆、更快樂。人生有些機緣,會讓你學會放開自己。

"每學期初,
老師總會詢問班上同學:
有沒有人家長是外籍配偶?

──「隱瞞身分」"

在我國小、國中、高中的每個學期初,都會有老師會問同學:「有沒有誰的媽媽是外籍配偶?」我不知道其他人有沒有這種經驗,國小三、四年級時,我記得我舉手過一次,結果班導師把我叫去,說學校有辦輔導課,可以讓外籍媽媽去上中文。我記得那時還有一個同學跟我一起舉手,等到五年級時,老師又再問一次,可是那個同學已經不舉手了,我也就不敢舉手。

後來漸漸的,我發現有幾個同學也是,可是他們都不敢承認,我也一樣,因為有時在班上,別人言語間好像多少有點排斥我媽媽的國家,就像現在我有同學身材比較魁梧,同學就笑他:「你這樣娶不到老婆。」就有人開玩笑說:「沒關係啊,你可以去越南花錢娶一個,才四、五萬。」他們可能是開玩笑,可是在我們心裡聽起來不舒服,雖然我們也知道爸爸媽媽結婚的方式,是爸爸到印尼去認識媽媽,再花一筆錢把媽媽娶回家,可是當聽到同學用買賣的字眼在講我們,心裡並不好受。

到了國中,就有同學開始會問:「妳爸媽是哪裡人?」那時我都會說:「我媽媽是桃園人」,不敢講真話。有些同學會進一步問:「妳爸媽是怎麼認識的?有沒有聽過他們的愛情故事?」我就說:「爸媽都是桃園人,他們是同學的關係認識,相愛結婚。」

高中有次我跟同學講電話,突然間我媽媽跟她朋友講印尼話,我就很緊張很害怕,深怕被同學聽到怎麼辦?後來的確同學問我:「妳媽媽是哪裡人?為何她講的話我聽不懂?」這時我立刻轉移話題,想辦法不讓同學知道我是新二代。

"爬了大大小小的山
經歷身體的磨難
人不就一條命
為什麼要活得不快樂?

──「我的轉捩點」"

我後來敞開心胸的過程,最主要是參加大學的山野社,爬了大大小小的山,也經歷很多身體的磨難,每次爬完一座山,累到都說下次不爬了,可是不知為什麼,爬山真的有種魔力,讓你想要繼續爬下一座,看不同的風景。

有一次我們縱走,從屏東走到台東,第一天就很累了,結果第二天開始走海線,全都是碎石路,每走一步就被尖銳的石頭磨腳,一望無際的海岸看似已經快到終點,可是走四、五個小時還是到不了。那時老師還叫我們邊走邊撿垃圾,淨灘很好,可是一路走來,很多人第一天腳就起水泡,腳後跟的皮都磨掉了,第二天還要邊撿邊走路,當下覺得老師很可惡。

我參加這些活動後,覺得「人命就一條」,因為我親眼看到有些同學差一點失足掉下山。例如有次,我們在排灣部落做社區服務,晚餐被招待喝了一點酒,那裡沒路燈,回程就有同學差點滑到谷底,他緊緊抓住樹幹,整個身體在峭壁上懸空。所以真的,人不就一條命?為什麼要活得不快樂?為什麼要因為媽媽的身分每天提心吊膽畏畏縮縮怕別人發現?

下面我要分享一些登山的照片:

奇萊南華山,中間是所謂的稜線,我們小時候畫山,就是畫稜線。登上去滿可怕的,左右都是懸崖,旁邊就是雲海。女生通常背10到12公斤的裝備,男生最重可以到20公斤,差不多都是4天3夜。行李很重,所以事先都會做體能訓練,長達3個月,在學校快走操場10圈,再爬1到13樓的樓梯3到5趟,沒有這樣訓練的話,會沒有足夠體能爬4天3夜的山。

我們去爬畢祿山跟羊頭山,很多都是落差非常大的垂直峭壁,這時才體會到山為什麼說是用爬的,雙手雙腳都要用到。每次爬的過程都好痛苦,但爬到山頂那風景就覺得一整趟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玉山腳下的山櫻花。天氣很好,玉山最高,但不是最難爬的山,回程發現居然有爸爸帶幼稚園小弟弟爬了上來,所以,爬玉山只是達成生命中的一項紀錄,只因為那是台灣最高山。

這是參加山野社所帶給我的啟示:

"身體的苦都過得去
何苦過不去心裡自己造的那座牆?"

***

"真實的站立在
那塊心中排斥已久的地方

──「回娘家」

接下來我想分享我陪媽媽回印尼的小故事。

行前七天:

這是我媽媽行李裡面裝的東西,我媽媽說外婆很喜歡穿這種大內褲,外婆特地要我媽回印尼記得帶幾件給她,我媽就去市場、去很多地方,還請朋友幫忙找這種大內褲,找了超多,這只是其中一點點。

我媽還帶去很多肉乾、人參、紅棗。她說難得回去,要幫外婆好好補身體。

另外她還帶了日曆。剛開始我覺得很奇怪,為什麼特地帶這種東西回印尼?後來才知道,原來印尼日曆都是小小的,不像台灣的大日曆,他們很喜歡,可是在當地很難找。

再來她帶了很多海苔,因為她說大阿姨喜歡吃。我發現我媽行李箱全部都是想帶給外婆、阿姨的東西。

行前六天:

圖片14.jpg

我覺得這趟回娘家的行前工作,過得很坎坷,一度很怕不能回去了。在回去的前六天,我載我媽去拿機票,路途上有台很大的拖車,突然從左後方用很大的力量撞上來,我無法控制我的方向盤,車子就往前打滑旋轉兩圈,飛上分隔島,結果就卡在上面了。還好不是翻車,不然可能整台車燒起來,我媽媽坐在副駕駛座,她說:「啊!回不去了!」當她這樣說的時候,我很想哭,因為我想起她這麼幾天來,準備了那麼要帶回去給外婆的東西,若回不去她一定很傷心,她都十年沒回去過了。圖片15

我媽媽一直以來都把錢省下來給我們讀書,捨不得花錢回去看家人,這是住在同一個國家的親人體會不到的心情,對新住民來講,真是很漫長的旅程,跟老公吵架心情不好,也不能回娘家,這是不容易實現的事情。

回娘家的前四天,又碰到我阿公住院,二姑姑跟我媽媽說:「你們不要回去,你是媳婦,要留下來照顧阿公」,那時我媽媽很難過,機票都買好了,行李都準備了,姑姑冒出這樣一句話,讓她百般為難,阿公的情況又真的不太好,後來還好找了臨時看護,暫時解決了這件事情。

結果出發前一天,弟弟突然發高燒,我媽媽整個不知所措,因為聽說發燒不能出境,於是媽媽整個晚上幫弟弟刮痧、敷毛巾,還好第二天情況好轉,我們終於搭飛機回印尼。

"「印尼」
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

印尼這名字對我來說既陌生又熟悉,也是以前很排斥的一個地方。這是行前的合照,除了我媽跟我弟,還有嬸嬸跟堂弟,以及大姑姑、大姑丈。大姑丈很可愛,他說:「大姑姑是你們一群人當中最老的,雖然我有錢,可是我有懼高症,所以我從來沒辦法帶她出國過,這是她第一次出國,請你們幫我照顧她。」他這樣說,讓我覺得很感動。

到了印尼機場,阿姨來接機,我媽媽一看到,就完全把我們拋下,不顧一切立刻飛奔過去,抱著阿姨崩潰大哭,因為她們太久沒見了。那時我想,如果我離開親人好幾年,我一定也會這樣,有時心情不順,沒有依靠,沒有避風港可以獲得安慰,想想我的媽媽,真的是這樣。

印尼車非常多,我們去每個地方旅行,幾乎都要開一兩小時。一開始姊姊跟我們這麼說時,我還以為是路途很遠,但其實是瘋狂塞車,塞到爆。

這個阿姨很厲害,她怎麼有辦法用頭頂住那麼多東西,還可以邊走邊賣。

印尼的人都很熱情,我揹著相機,路邊的幾位先生看著我就竊竊私語,我問媽媽:「他們在講什麼?」她說:「他們以為你是記者,希望我幫他們拍照。」有些攤販老闆真的我人還沒到,就已經擺好pose希望我幫他們拍照。聽說相機對他們來說似乎是高價的物品,不是人人買的起,所以才會以為我是記者。

這是印尼的一種人力車,第一次看到很新奇。小女孩在旁邊一直哭,我跑去拍人力車,剛好入鏡,幾個人的表情有點對比,感覺有意思。

印尼很多小巷子,鑽來鑽去。會拍上面張照片是因為這個人很特別,就在二樓搭了座橋塗油漆,滿酷的。下方這也是他們的一種交通工具。

這是我阿姨的住家,扣除掉家具占用的空間,一樓能走動的範圍大概就是三、四坪,我一進去,看到外婆年紀這麼大,要住在這麼小的地方,跟大家一起擠這小小的房子,覺得很不捨,媽媽也是一進去看到就落淚。不過最近我阿姨他們已經在存錢了,說要換一個大一點的房子,我媽媽才比較放心。

上方就是印尼當地的日曆,應該也是華人的日曆,才知道原來要從台灣帶過去的原因,大概只有台灣1/3,一個巴掌大小。

圖片26

這是我外公的哥哥,我應該叫他伯公,我們去探望他,媽媽看到伯公又崩潰了,因為伯公跟外公長得太像,外公在媽媽國中時就去世,她覺得看到伯公就像看到爸爸一樣。伯公身體很不好了,腳受傷,一直說身體很痛,可是印尼健保不發達,不是每家醫院都能健保給付,伯公捨不得花錢醫病。他因為很痛,說每天晚上都感覺有魔鬼在摸他的身體,說著的時候,還指說那邊就站著一個,大家聽了就很害怕,盡量不去想,我猜是伯公年紀太大,已經出現幻覺。

我們去一個海邊景點。在印尼吃海鮮好便宜,一整桌10個大人2個小孩,60萬印尼盾,差不多台幣兩千多。有一次早上,外婆帶我和媽媽去市場,買了一整籠螃蟹,早餐就吃螃蟹,一個人一早就吃六、七隻。

印尼好像很少流浪狗,都是貓咪。

印尼的景點Monumen Nasional。

有一天嬸嬸的哥哥問:「要不要吃榴槤?」他帶了四、五顆來,現場剖來吃。

印尼比較特別的餐廳,菜都放桌上,要吃就夾,最後看你夾哪幾道來算錢,也不知怎麼看的,沒夾的菜他就收起來賣給下一桌客人。

印尼華人的點心千層糕,過年過節都會準備這種點心,分給客人吃。

圖片34

有一天下雨,我看到外婆跟媽媽搭著肩走在前面,默默的,我就開始掉淚。如果我10年才可以看到媽媽一次,我該有多難過?像我每次回高雄讀書,我媽媽只是載我去火車站,她就會掉淚,她是這麼感性的人,我難以想像她10年才見一次外婆,心裡一定非常難熬。

每天晚上的親子時光。媽媽、外婆跟我,睡在同一張床上,一起聊天。我媽媽一個人來台灣這麼的累,她也很認真、很努力,想要當一個台灣好媳婦,我怎麼會這麼排斥她?心理的愧疚感開始無限放大……

"每天晚上的親子時光
我都躲在棉被偷偷啜泣"

圖片35

我們去印尼坐了5小時飛機,我很難想像當時20年前她一個人坐5小時來台灣,到一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去適應生活,我媽媽就是個普通人,為什麼要因為身分不受接納?我在家裡,一直不敢讓媽媽知道我在外面是排斥這個身分的,我心裡很愛她,可是以前真的無法接受,那個當下,我就覺得自己很壞。

這是我媽媽來台灣的時候,我上國小時,她會來我們學校上輔導課、讀一些中文的書。她在家裡為了想要跟我們講國語,就自己拿了一本故事書,開始練寫中文。這些習字本一直擺在電腦桌旁邊,是突然有一天,我想翻開來看看,發現裡面都是我媽媽練習寫字的一些過程,我媽媽真的很認真……(哽咽)

***

"預計在全台尋找101個新臺灣之子,
請小朋友用媽媽的母語說「媽媽我愛妳」。
──「心捧馨計畫」"

我執行圓夢計畫「心捧馨」的過程。這個計畫預計要在台灣尋找101個新台灣之子,並且用媽媽的母語跟媽媽說我愛妳。最後我找到105個小朋友,當中我遇到好多不同國籍的媽媽,也不是每個國家的「媽媽我愛你」我都會講,像最特別的是柬埔寨,我就請小朋友回去問媽媽母語怎麼講。

這是我後來送給所有參與我計畫的小朋友的禮物,是一件圍裙。整個設計概念是這樣的:媽媽頭部用外婆家的國旗顏色,肚子則是台灣國旗,最後用無限大「∞」的形狀來結合,表示媽媽對我們的愛是無限大的,我們也要用相同的愛去對待媽媽。媽媽的頭髮也就是花邊,像辮子一樣,是用康乃馨的花瓣畫成的,康乃馨在希臘神話有神聖的意思。我總共畫了五個國家,因為最後我找到了五個國籍的媽媽,中國、越南、印尼、泰國、柬埔寨,我找到柬埔寨國旗的時候很驚訝,這該怎麼畫?後來我是用影印的方式剪貼上去再印刷,因為怕畫得不像,會對柬埔寨的同胞不敬。

 

我在執行的過程中,一開始選擇騎著小摺搭配火車的方式到各個地方去,沒想到當我拿到小摺的時候就後悔了,因為真的好重啊,看它小小的以為很輕,可是一台大概也要12公斤,每次到一個縣市,我都要把它從肩上放下來,打開也有點複雜,然後再騎著去尋找,找完又要把它摺起來,揹著到下個地方去。真的很累,如果又找不到目標對象的時候,會很挫折。

圖片38.jpg

我會去尋找的地方像是台北的萬華,那裡有新移民會館,或是中和這附近的緬甸街,去每個縣市新住民聚集的地方尋找新台灣之子,例如台中有個地方叫第一廣場,有點像小東南亞,會聚集很多新住民和外籍勞工,在高雄時,我會問移民署的姊姊,高雄哪裡有比較多新住民聚集的地方,他們都會跟我講。

到了這些地方,我會一個一個問,看到媽媽帶小孩,有點像外國面孔,我就會嘗試問是否是新住民,並告訴她我的計畫,徵求她的同意,讓她的孩子跟她說媽媽我愛妳,然後我幫她錄一段小影片這樣。一般來說,媽媽都會同意,她們也很希望聽到孩子用母語跟她說愛妳。

有時會有人拒絕我,那時就很無助,一個人在外地,不知道該怎麼辦。但也遇到很熱心的人,像是中洲國小,裡面有個主任,從以前就致力於教導小朋友多元文化,他就非常重視新住民。

這是中洲國小蕭老師收集的東南亞文物,每一年在某個月份,就會舉辦多元文化展,擺放這些文物,向他們學校的小朋友介紹東南亞,以及這些物品的用途,讓小朋友從小接受多元文化的資訊,小朋友也可以試穿各國不同的服飾,他們都很開心。我也滿幸運的,去拜訪時剛好碰上他們的多元文化周,真是巧妙的機緣。

圖片39.jpg

我去屏東時,在一家小吃店找到一位新住民媽媽,她很熱情,覺得這個活動很棒,可以幫助小朋友跟媽媽,所以她就請我吃了很好吃的越南炸春捲。也因為這個計畫,我吃到好多國外的食物,畢竟尋人這件事,我也不好意思一進去就貿然亂問問題,都會點個東西坐很久,再慢慢尋找目標,找機會過去攀談。

有個小朋友,她媽媽也希望她的孩子可以跟她說我愛妳,可是小朋友一直很害羞,我跟她溝通很久還是不肯開口,所以我就想辦法跟她培養感情,結果她頭低低的在紙上寫下她的姓名給我看。

還有一個很可愛的小朋友,為了說印尼的媽媽我愛妳,他還做了小抄,用注音在紙上寫了「ㄚ ㄍㄨ ㄐㄧ ㄉㄚ ㄍㄚ ㄇㄨˋ (Aku mencintaimu)」。

我去苗栗時,我表姊也是新住民,她幫我介紹她的朋友,是一貫道的道友,他們自己設立了一座新住民佛堂,讓東南亞的同伴可以來這裡參拜聚會。

下面是我送給中洲國小的影片,我在他們國小就找到40幾個小朋友,因為他們學校雖然只有一百多個學生,卻有1/3是新二代,比例非常高,他們真的幫助我很多,為了感謝他們,我就想做一個小短片送給他們。

 

"現在新二代對自己身分的看法
已經讓我完全改觀了
我還發現人脈很重要
並且學會相信自己

──「學習到的事情」"

以上是我整個的成果與影片。我會設計這個計畫,是希望我們不要管外界怎麼看待我們,至少小朋友自己的心態要去關愛我們最愛的媽媽,不管小朋友會不會講媽媽的母語,但「媽媽我愛妳」這句話很重要,媽媽聽到應該也會很滿足。每次我聽到小朋友對媽媽開口說愛妳,我心裡就覺得哇~媽媽一定很欣慰,養到這麼大第一次感受孩子發自內心說出來。

整個執行的過程中,我發現新二代對自己身分的看法正在改觀,因為10年前我還小的時候,老師詢問同學有沒有家長是新住民,那時的我們是會有點膽怯排斥的,可是現在的小朋友,當我去國小時,他們都很開心、很大方的舉手說:「我我我!」不像我們以前那麼畏畏縮縮,可能因為現在新二代就學的人數較多,政府跟學校對多元文化教育這塊落實得也比以前好,這讓我覺得很開心,現在的小朋友已經比較少像過去我們那樣了。

這次還讓我學習到一點是,人脈很重要(笑),像我執行計畫時,住的都是朋友的家,例如彰化、屏東、基隆、花蓮等等,高中那時認識一些朋友來自很多地方,現在大學更多來自不同縣市的同學,我去各地借宿的朋友,對當地比較了解,也提供我很多去處。其實人脈真的很重要,我還去問移民署的姊姊,台灣哪裡有比較多的新住民,若只是單靠我一個人的力量,要去全台灣找101個新台灣之子,會很困難。

像我去苗栗,也是因為有我的表姊在那裡,那時她應該很緊張,擔心我的任務太困難,就動用了她所有朋友去幫我詢問。這還有個插曲,表姊帶我去找一個新二代妹妹,這個妹妹聽了我的計畫後猶豫了很久,但還是配合我,說了媽媽我愛妳讓我拍,等後來離開那個家之後,我才知道,原來他們是單親家庭,也就是她的媽媽已經離開她身邊很久了,而我居然還去逼一個媽媽不在身邊的小朋友說媽媽我愛妳,這讓我覺得自己在不知內情下,做了好殘忍的事情,感覺很難過。

最後,我學習到最重要的是相信自己。我們要對自己有信心,每個人多少都有些對自己不自信的地方,我們是不是可以找方法去解決,而不是讓事情造成人生那麼不快樂。我分享到這邊,謝謝大家。

***

Q:我很喜歡妳剛剛說的那句「身體的苦都過得去,何苦過不去心裡的那道牆」,我覺得這句話很重要,是這整個分享過程中最精華。我知道妳小時候老師為什麼習慣要問有沒有新住民子女,因為其實政府對新住民子女有一個統計資料,所以學校會要求老師調查班上有沒有新住民子女,有調查才會有資源,例如妳剛剛說的媽媽去上輔導班,有統計資料,學校才有辦法向政府申請輔導資源,這是績效問題,上對下的政策就是這樣,可是我意想不到這問題會造成困擾,因為我的學生沒人跟我反應過這個困擾。另外,我也很好奇當妳做完計畫,接下來想做什麼?又或者妳想做什麼去影響更多人?

A:其實我會參加這計畫也是個機緣,當我敞開心胸時,剛好看到移民署有這個計畫,所以就去申請與執行。我那時也沒想到我做這計畫可以影響很多人,我只是在我打開心胸之後,想到說不定也有小朋友跟我有同樣的問題,所以我去找這101個小朋友,希望他們也可以打開心房,接受自己愛媽媽這個事實。

至於有沒有想做些什麼事?我有點想寫書,把我的經歷寫下來。書的內容,可能會先去做點小研究,調查新二代有沒有些什麼困難,怎麼讓他們改變心態;或者有一些什麼成果,值得讓新二代知道的,想寫這些;然後想寫一些我自己的心路歷程、與我所見到的生命故事。

另外,其實我現在有在中廣幫忙,除此之外,那時我也有看到「說媽媽的故事工作坊」在招生,可是我在高雄,台北太遠了,沒想到你們就來找我分享生命歷程,現在才可以來跟大家碰面,這也是一個機緣。很多的機會我都沒有刻意去尋求,都是剛好遇到,因此對未來還沒有特別的想法。


Q:我是國中老師,剛才提到老師詢問新二代的事情,我們當老師的真的沒想那麼多。我們學區滿特別的,有韓國、泰國、柬埔寨,我們班大概有五、六個新住民之子,我不覺得他們排斥身分,他們會告訴我他們是誰,其中有個柬埔寨的小朋友很天真,他很喜歡來找老師,會很開心地跟我說,他暑假去柬埔寨吃了什麼,那時我還沒有接觸過這樣的議題,所以沒想到需要顧慮他們的心態,直到我唸研究所接觸相關議題,才去反思我跟他們相處時是否曾經傷害過他們之類的,我後來還是回到學校教書,因為接觸過這個議題了,就更投入心力在裡面,像我們學校有12%都是新住民之子,但歷年來沒有相關處室在辦類似的活動,我也是從網路上看到工作坊招生,滿想來旁聽聽看新二代的生命歷程,回到學校之後,那就由我來做這一塊。

政府有多元文化的計畫,我去申請了,一個人資源其實有限,我希望可以把事情做得更好,所以現在到處找資源。我們其實有一百多位小朋友,過去學校沒有關注到自己媽媽那一塊,來到這裡,不知可不可以邀請現場諸位的相關經驗,提供我做參考?我也希望能邀請妳,看能不能到我們學校分享?

A:我很願意。而且看到台灣現在越來越多夥伴致力於新住民跟二代的事,滿令人開心的。


Q:我看到一個新聞報導說,學校從小學到高中會調查新住民之子,可是從國小到高中差不多少了六千人,我回想我高中好像沒有類似的調查,不知道這資料是哪裡來?不知大家有沒有相關經驗?這個調查機制是怎樣?

其他學員分享:我們學校會根據學生身家背景去確實的紀錄,所以我可以很清楚的確定我們學校有幾位,這是政府調查的資料庫,要求學校必須上報教育部的,每年年初都有個系統需要每個學校確實填報,例如七年級學生若有79位,到八年級假如填報有誤差,會不斷來詢問,所以資料應該很精確才是。


Q:現在學校都有在推鄉土語言,之後還可能會有東南亞語課程,妳在整個找尋的過程中,小朋友他們會講媽媽母語的比例高嗎?

A:幾乎沒有,都是我教的,我做了字板教他們說。不然就是媽媽在旁邊教他們的。

其他學員分享:其實新住民媽媽可能無法有系統的教小朋友母語,我媽常常會希望我可以用泰語跟她溝通,因為她不知道從何教起,甚至我是上大學之後才決定開始自學泰語,我相信許多媽媽可能教育程度或各種原因,造成真的要靠媽媽教母語是有困難的。大家學語言,老師都有一套系統來教,我們新移民的小孩有台灣這邊的框架在,想學習母語不像在媽媽母國那邊來得容易,我曾經有一個月時間回泰國去學母語,但完全沒辦法學習,因為我已經被台灣的方式綁住。每種語言有它的文化背景,短時間是不知如何進入那樣的文化脈絡裡去學習。如果來得及的話,我希望有一天我能夠用台灣這邊能夠理解的方式,來教新住民二代泰文。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