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被看見】傅月庵:編輯與作者,順談網編經驗

 

師資介紹:本名林皎宏,筆名蠹魚頭,台灣知名出版人。曾任遠流總編輯、遠流博識網主編及顧問、《短篇小說》主編、茉莉二手書店執行總監。曾為許多知名作家如柏楊、董橋、白先勇出書,現任掃葉工房主持人之一。著有《生涯一蠹魚》、《蠹魚頭的舊書店地圖》、《天上大風》、《我書》、《書人行腳》、《冊頁流轉:台灣文學書入門108》、《一心惟爾:生涯散蠹魚筆記》等繁簡體作品。

***

今天找我來分享,我非常的樂意,也許各位有志於寫作的話,將來也可能有出書的一天,所以第一個小時,我們就來談作為一個寫作者,大致需要知道的編輯實務。

一個寫作者,若希望將來能寫到得以出書,以往早期可能要投稿到紙本媒體,不過現在因為有了網路這種平台,所以很多人只要在上面直接成為一個「自媒體」──自己成為一個媒體,就可以動起來了。所以第二個小時,我會以臉書作為範例,告訴大家經營一個自媒體大概有哪些需要注意,才能吸引大家來看你的文章。

***

在談編輯之前,我先從一本書包含哪些部分,也就是書的構造開始講起。

我們來拆解一本書,每個部分都有它的專有名稱。例如「書腰」,最早是從日本而來,英文書幾乎不會有這東西,尤其越早越不可能有。書腰是我們跟日本學的,因為日本人比較龜毛,他們的書乾乾淨淨,不會在封面擺宣傳文句,所以slogan、哪個媒體或名人推薦、曾經在國外賣了多少萬本,全都擺在書腰這裡。

 

再來是「書衣」。一般是將整本書包覆起來,也有美編特別設計比較短的書衣,看起來像寬一點的書腰。書衣的英文名稱叫jacket(夾克),穿在外面的外套。從英文名字可知它從西洋而來,但作用不是為了宣傳,西方一般會把推薦文包含作者簡介等等都寫在折口上面。

為什麼會有書衣呢?最早的書並沒有書衣,後來是為了保護裡面的書,譬如放在書架上用來防止灰塵,才慢慢發展出來,結果變成一本書很重要的一部分,也被稱為「外封面」。通常硬殼精裝書,內封面比較樸素,會加一件書衣作為外封面。

91gA-2iRY3L

有一個作家叫費茲傑羅(F. Scott Fitzgerald),他寫過一本《大亨小傳》(The Great Gatsby),這本書第一版的書衣設計得非常好,有兩個眼睛在天空上面漂浮,當時費茲傑羅還沒紅,經過八、九十年之後,在舊書拍賣市場裡,有書衣的費茲傑羅,要價很可能十幾萬美金,沒有書衣的話,可能只剩下個位數了。因為大家覺得那樣就不完整了,就像古董缺了角或裂了縫,就變得不值錢了。

很多人經常罵書衣,說很不方便,買書回來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書衣扯掉丟掉。我看書的時候是這樣子,會把書衣拆下來,但看完之後,一定記得再把這件衣服穿回去,因為搞不好這本書傳到我兒子、孫子的時候會很值錢,少了這件衣服,價值可能就少掉一個零,所以書衣是很重要的(笑)。

接著由外到裡照順序,我們會看到前述提到,經常將作者簡介放在這裡的「折口」,分為前折口、後折口。粉紅色這張叫「扉頁」,通常會用比較厚、比較漂亮的紙來做。扉頁經常做成蝴蝶頁,尤其是硬殼精裝書,一邊黏在封面底,另一邊像一般的扉頁。再來是「書名頁」,國外有些比較講究的,會有大書名頁跟小書名頁。書名頁之後就是「目錄」了,目錄之後有「篇名頁」,再來就是「主文」。一本書的基本構造大致是這樣的。

書的後面,還有很重要的「版權頁」,內容包括什麼呢?以前的話,版權頁相當於一本書的身分證,什麼時候出版、誰出版的、編輯是誰、美術設計是誰、出版社在哪裡,包括幾版、幾刷的時間等等,所有這本書的相關資料,都放在版權頁。

圖片 13

可是台灣的出版社,有些相對不老實的,中國大陸本來很精準,後來也漸漸不老實了。大概在2000年之前,中國出版社的版數後面,一定會有印量多少的訊息,譬如某年某月某日一版一刷,後面如果寫0001-2000,就代表一次印2000本,什麼時候二版、二刷,包括紙張用了多少「令」(一令紙是500張全開紙),都會寫得清清楚楚。因為當時中國所有出版社都是國營,會要求註記。台灣也曾經有人這樣註記過,現在也不註記了。

將來如果各位要出書,版權頁跟你是有關係的,因為現在出書,作者多半抽版稅,很少「買斷」。所謂買斷,就是出版社一次性給你一筆錢,例如10萬塊,這本書就是他的了,除了著作人格權不能改之外(也就是這本書的作者是你,這是不能變的),其他將來要怎麼賣、怎麼轉手給別人,你都沒有權利講話。

另一種叫抽版稅,一般來講,台灣的版稅大概是定價的10%,也就是假如一本書賣300元,你可以抽30元,如果首刷2000本,第一次多半會先給你6萬元,然後跟你簽的版權時間可能是5年、7年、10年,期間若有再版、再刷,出版社再跟你結算,一般是半年結算一次。

當然現在整個台灣的出版制度都上軌道了,我很少聽到有哪一家出版社在騙作者的錢。可是大概在民國六、七十年的時候,如果你們常常逛舊書店,就會發現那個年代有些書的版權頁很怪,會看到作者蓋章。譬如李敖先生經常會在他的版權頁上蓋章,黃春明先生、雷驤先生也都蓋過。

他們的每一本書都蓋有作者章,這是為什麼?主要是出版社跟作者必須互相徵信。李敖先生是搞革命的,他向來以為「如果沒有把經濟問題搞定,很難搞成革命」,版稅對他而言,格外重要,書出版了,他經常會在版權頁蓋章。

這不是李敖先生發明的,而是30年代上海流傳下來的,上海則又是跟日本學的。如果你們看過日本的舊書,會發現有一種東西叫「版權浮貼」,像一小張郵票或印花稅一樣,貼在版權頁上,上面蓋的就是作者章。假如說我是芥川龍之介,今天我在岩波書店出書,書店說第一刷一次要印5000本,就會拿5000張版權浮貼過來讓我蓋章,蓋了5000張之後,書店會拿回去,貼在每一本新書後面,如果市面出現沒貼的,作者就可以找書店算帳。

bd0400_p_01_04
崎尾秀實《支那社會經濟論》上的版權浮貼(資料來源:中時電子報,傅月庵提供)

因為每個作者的章都很漂亮,所以現在還有人專門收藏版權浮貼。這種方式後來傳到上海,大家若有機會看到魯迅的書,他也是很重視經濟基礎,帳目分得非常清楚,他的作品後面普遍也都有版權浮貼,上面蓋的就是他自己的圖章,每一本都蓋。來到台灣後,李敖先生特別懂書,承襲這個風氣。一般而言,作者會親自一本一本蓋,蓋完之後印章就帶回家,萬一書店出現沒有蓋章的書,就知道有人盜印了。出版社跟作者便會核對,看看是哪裡出了問題。

這樣算不算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呢?你可以這樣說。但就我一個編輯的角度來看,我覺得出版是一種商業行為,也就是做生意,當然如果是一家老實的出版社,可能會覺得被羞辱,說「我怎麼可能做這種事?」但假如作者與出版社之間彼此沒有互信基礎,這也不詩唯一種好方式。因為以前真的有人亂搞,與作者帳目不清。

早年張愛玲的書,某出版社的版權頁標示都是這樣子,譬如初版民國60幾年幾月,再來第二行寫這一版(例如第10版)是民國70幾年幾月,其它什麼都沒有了。這樣作者怎麼知道你到底印了多少?讀者也不曉得。這對於日後研究者,是非常不方便的。出版社這樣,當然就不能怪作者疑神疑鬼了。不過那都已經是過去式了,一般而言,現在台灣的出版社普遍中規中矩,很少在這上面做文章的。

有名的作家,出版社不敢做;無名的作家,出版社不值得這樣做。現在的書,不過印個兩、三千本,去偷這一點點幹什麼?無利可圖。以前出版社少,出書不容易,可是現在出書太容易了,只要一個弄不好,作家的書又賣得動,他就跳到別家去了,所以現在這種現象很少了。

倒是如果各位要出書的話,合約一定要看清楚。以前簽約常常一簽就是10年,可是現在,新書的生命週期相對短,一般而言,簽約多半不超過7年,5年算常見,甚至作者說3年也可以同意。整個情勢不一樣了,現在一本書的生命大概一年吧,可能三個月賣不起來的話,那本書就不會動了,因此你簽那麼久沒有道理,等於是把它卡在那裡,若作者還有其他用途,那就讓它去吧。

再者,由於數位時代的關係,合約又衍伸出另外一種新的東西,叫電子書,常常出版社跟作者簽約,會連同紙本、電子書一起簽;紙本書的話,通常又分成繁體和簡體。

如果你是第一次出書的人,感覺好像出版社比較大,而你比較弱勢,但我用編輯的立場告訴大家,不管你在哪家出書,也不管你出過幾次書,作者和出版社從來都是平等的。所謂合約,自然是雙方基於平等互惠的原則下簽訂才有意義,不然簽了之後,哪一方覺得不好、哪一方覺得後悔,都不會有好結果的。因此不要不敢跟對方談合約,不懂就要問,通通談得清清楚楚,直到搞懂為止。

合約裡會有很多法律名詞,譬如跟中國大陸簽簡體版,最後還會有一條,如果發生糾紛,我們到哪裡的法院來處理這件事情,到底是北京的法院?還是台北的法院啊?我們都希望最好不要發生這種事,可是若真的發生了,在哪邊打官司,上面也都要規定。包括如果書賣得不好,多少年後將清理你的庫存,清理程序怎麼做,也都會條列在上面。

***

書的各部分名稱講完了,我們再來講書的大小。各位最常見到的尺寸,一般大一點是25開,小一點是32開。什麼叫做「開」呢?開是紙張的規格,我們小學上美術課,老師會說明天帶畫圖紙,一、二年級大概畫8開,四、五年級大概畫4開,這個開跟書的開是一樣的意思。也就是說,一張全開紙對折,叫「對開」,再折一次,叫「4開」,再折就繼續以2的次方往下計算,所以開數就是全開紙裁切成幾等份的意思。

1980年代中期之前,台灣的標準本是32開,那時的書差不多都長這樣子,內文字相對就小,可是各位不要以為字小就難讀,好不好讀,牽涉到的是版型。版型做得好,讀起來還是可以很舒服;版型不好,就算是大本,讀起來也是很辛苦的。

舉個例子,某出版社曾經出過徐四金(Patrick Suskind)的《香水》(Das Parfum),這本書很厚,後來他們又想再出徐四金書,這次其實只是一篇中篇小說,出不了那麼厚,於是把字體變大,硬是撐出一本書來,由於整個版型沒調整,雖然字大,卻未必好讀。這種問題,主要跟編輯有關。

過去的書一般是32開,後來進步到25開,形成目前文字書的標準開本。但如果是圖文書,尤其是旅遊書,有時會把它放大到特16開,比一般文字書還要大些。書的開本大小,取決於內容,假如圖片適合做大或做成跨頁,那麼很可能就必須用到這種特16開,才能撐出整本書的氣魄。

圖片 14
由前至後書的尺寸依序為:32開、25開、特16開

將來如果你有一本書要出版,想用怎麼樣的開本,現在至少得有些概念,才可以跟人家討論,不會編輯說什麼就是什麼。可是話說回來,書的大小演變都只是一種流行罷了,大概在2005年之後,圖文書幾乎都是特16開的風格,而文字書的話,現在好像又跑出很多32開的精裝本來。

不管過去或現在,為什麼標準本會長成32開或25開呢?因為就紙張來講,它們都是標準規格、經濟尺寸,不太浪費太多紙張。各位可以從我手上的書看到,它是可以等比例放大的,只要這本書的網片都還在,且沒有太大損耗的話,基本上32開的網片是可以放大成25開來印的。

各位看洪範,有很多早期的書,像瘂弦詩集或鄭愁予詩集,都是32開,後來再版把它直接用32開網片放大成25開,這樣做出來的書,仔細看的話,有些還是可以看出放大的痕跡的。

什麼是網片?假設我們想出版一本圖文書,文章你都寫好之後,交給編輯一份圖跟文的檔案,編輯就會跟美編討論怎麼編,然後把圖編到文章裡,等美編全部都排好了,就會燒一張光碟給印刷廠,印刷廠用他們的電腦,就可以出網片了。

網片就像過去那種軟軟薄薄的賽璐璐片,無法直接印刷,所以網片出完之後要曬版,再上機印刷,一次要印一大張,叫一台(32頁),印出來之後再折,所以書的總頁數一定是雙數,但最後不足一台可用半台,或用1/4的輪轉台下去印。總之,你們只要記得,印刷完成,網片會留著,不能銷毀,再版時還會用到。

印好、折完,接下來就是裝訂、裁切的步驟了。不切邊的書有個特殊的名稱叫「毛邊本」,一面讀,一面要自己拿刀切開。由於大多數的書都會裁切,不會特地留毛邊本,所以在藏書界裡,大家都覺得毛邊本是很珍貴的。

在30年代的時候,魯迅就曾經講過,他們很喜歡這種書,自稱「毛邊黨」,因為書邊割開來會篷蓬鬆鬆的,他說「像一個小孩子蓬鬆的頭髮」,他覺得那樣很有味道。這種書在拍賣場裡,如果是舊書,價格會比較高。

現在中國大陸也非常流行毛邊本,每次印書,作者都會說:「留個50本毛邊本給我,我要特別送給我的好朋友。」現在去中國大陸,我常會收到人家送我毛邊本,但我我實在不太適應,因邊看得邊割,太麻煩了,我很少有辦法割完看完,但朋友好意饋贈,又不好意思跟他們明講,搞得都有點尷尬了。

所以,以後你們去舊書攤,若看到沒有裁切的書,不要以為是有瑕疵、沒做好,這可能是作者特地保留的毛邊本。舊書攤發現的毛邊本,一般都會有作者簽名,你若看到,可以翻一翻,看看他的簽名。

說到簽名,當你成為作者,出書之後,肯定會碰到一件事,就是人家會請你簽名。尤其第一次出書,會很喜歡簽名,跟每個人碰面就說:「來,我簽一本書送給你」。但簽名要怎麼簽?簽在哪裡?也不是隨便的,我們常看到有人簽在扉頁、蝴蝶頁,事實上簽名最標準是簽在書名頁。除非那本書的編輯竟然沒做書名頁,那只好簽在扉頁了。

簽名又分不同對象,如果你去比較有名的作者演講活動排隊等簽名,人多,他就簽個名字,兩個字或三個字,表示你是一般讀者,沒有特殊交情。網路書店賣的作家簽名本也多半如此,因為他可能一次要簽幾百本,這是很一搬的招徠手法。可假如你是作者朋友的朋友,他可能會簽名外加年月日,這樣珍貴一點。如果你跟他非常非常熟了,他還會落款,譬如說「送給某某」,再寫一句例如「開卷有益」什麼的,最後還署上「某年某月於某地」,這就是最珍貴的了。

換言之,作者簽名時,字寫得越多,表示跟你的交情越好。可是切記,不能跟長輩說:「我要簽一本書送給你」,平輩的話無所謂,送書給長輩,你就單純送書,等他跟你提說:「那你幫我簽個名」時,你再簽。至於簽給長輩要怎麼寫也有講究,這裡面都是有些路數的。

***

接下來還有一個東西必須講,那就是我們前面提過的「版型」。第一次出書,跟出版社互動的時候,編輯大多會給你看版型,不然你也可以跟他要求。什麼是版型?就是關於行距、字距,一頁多少行、一行多少字,字體與級數大小等等。

魯迅是個非常好的編輯,我們可以記住魯迅的「編輯三原則」,只要你拿這三個原則去比對,就能知道書的版型好不好。那就是──「天地要寬」、「紙張要好」、「圖畫要精」。

什麼是「天地」?內頁上方留著白白的叫做天,下方留著白白的叫做地,這兩個地方的留白要大氣些;紙張想要好的話,是可以跟編輯討論的,一般內頁大概用道林紙之類,可是有一種雪面輕塗的紙,這種紙好處是很輕,可是放久了常會變黃,如不希望你的書將來會變成這樣,那就跟編輯溝通改用別種紙;再來是圖畫要精,這方面很大一部分是決定於作者本身,如果你提供的圖,本來就很低檔,那就沒輒了。

對於圖文書來講,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現在很多人經營臉書或部落格,文章都在那上面發表,有些原本很好的圖片,上傳臉書或部落格之後,檔案會自動縮小,因為網路平台不可能給你那麼大空間儲存,作者萬一沒留意,認為這裡已經有圖檔了,就順手將原始檔給刪除或弄丟。

奉勸各位,千萬不要做這種事,因為臉書圖片是不能印刷的,印刷用圖片畫素最好高一點,檔案大一點,大概一張總要有1.5或2MB吧,只要將來可能出書,這些圖片的大檔你都要存下來。最近很有名的例子是駱以軍的《小兒子》,出書之後我笑他:「圖片太小了啊!」他說沒辦法,因為他所有圖片都存在臉書,檔案太小沒法救了,條件受限,只能如此這般排版了。

以上的魯迅三原則你都有守住的話,版型應該就不致差到哪裡去,這三個原則你也可以拿去跟編輯溝通對話,至少不要讓對方覺得你很菜鳥,就想把你的書隨便做做算了。

***

我們再談一個,關於編輯。編輯的工作是什麼?編輯怎樣去找到你?

現在一般人多半會想,只要會校對,就叫編輯,以前有些老闆,儘管是開出版社的,也是這樣想,不太看得起編輯,給編輯的待遇也都不太高,編輯的流動他也不管,反正走掉再換一個就好,不太想得到一個好的編輯跟壞的編輯差別有多少。

其實一家出版社的生產單位,就是編輯部,也就是「找產品」的。書這種產品很特別,跟電視、冰箱很不一樣,冰箱我們一款可以生產10萬台,賣得好明年再做10萬台,三、五年內繼續賣都沒問題。可是一本書,各位想想看,一家出版社如果一年出200種書,那就是200款,每一款的大小、內容、有沒有圖、文字編排,通通都不一樣,每一款不一樣的書都靠編輯去找,所以這個行業跟電器行業完全不同。

「好的編輯讓老闆上天堂,壞的編輯讓老闆住套房」,那個套房就是倉庫,裡面全部都是賣不掉的書,資金真的就是套在那裡了。但好的編輯可以讓老闆上天堂,我們舉一個例子好了,去年某家出版社靠一本書就賣了上億,好賣的書賣起來真的像在印鈔票。

一本書是這樣的,如果3000本全部賣掉,一般便可打平。想賣3000本,大概要印4000-5000本,因此按照以往標準的話,3000本再版1000本,大概就不賠錢了。可是一本書賣得好的時候,譬如說像10萬本的大暢銷書,前面5000本已經回本了,後面真的是賣一本賺一本,問題是,這樣的書真的不多啊。

像《哈利波特》那種在國外賣得好的書,為什麼人家願意用好幾萬美金去買版權呢?等於一開始就花掉台幣兩、三百萬,相較於一本書如果賺60塊的話,這樣成本是非常高的,可是為什麼有人敢賭?正是這個原因。譬如去年最紅火的暢銷書《祕密花園》,有人笑說這種著色本,裡面一個字都沒有,也能叫做書嗎?可是事實如此,這本書暢銷全球啊!

因此常常有出版人相信:「如果下一本書好賣,我就可以起來了」,換言之,很多人都覺得可以賭賭看,因為一本書救一家出版社,這種事情發生過太多次了。

《哈利波特》最早的時候,英國各家出版社是沒有人要出的,到了台灣也經過我的手上,我也沒買,因為我對奇幻書一點興趣也沒有,到了日本也一樣,大家都不要,結果一家快倒了的出版社,把它拿去出了,這家出版社就被《哈利波特》日文版給救了起來。

編輯其實一直都在找作者,一般到了主編的職位,便可以選書,購買國外版權。在網路還沒出現之前,編輯經常從報紙上找新人作家。以往一個寫作者要怎樣被找到,大概有幾個方向:一個是投稿到報紙的副刊,或是報紙比較軟性的版面,再來是專欄。常常被刊登的話,編輯就會注意到了。

當一個好的編輯注意到某個作者,他就會剪報,就像網路年代加以追蹤一樣。以前遠景出版社的老闆沈登恩先生,就是特別會剪報。據說某位作者當兵時,在一個山崗上站衛兵,那天下雨,地上很泥濘,遠遠看到有個人撐著一把傘,腳踩在泥巴裡,慢慢走上來,說:「我要找某某某,我希望能出版你的書。」然後他拿出一個剪報簿,所有某某某寫過的文章通通都在裡面。如果你是一個作者,很難不受感動,而大聲說:「我願意!」

另外是專欄,譬如說《中國時報》人間副刊便有「三少四壯」,每年五月會換一批人撰寫,一寫就是一年。以前大概新換上去的人寫一兩個禮拜後,一個月左右便有出版社就會來找他談出書,寫完一年的專欄之後就出版。這是昔日編輯找作者的主要方式之一。

另一個當然就是文學獎了。以往一個新人想出頭需要靠報紙投稿,先在紙本媒體上佔到一個位置。可是大概在1970年代後期,中時、聯合兩大報開始有文學獎,變成作家鯉魚躍龍門的一件盛事,大概只要拿到當年的兩大報文學獎,就等於拿到一張進入文壇的身分證。

那時候也確實好像有文壇這回事,可是現在文學獎太多了,邊際效應當然也就降低了。不過我還是鼓勵大家,因為沒有其他地方可鍛鍊了,所以你可以去參加文學獎,現在各地方縣市都有文學獎,至少去擂台闖一闖,讓人家看看你的程度如何。

很重要的一件事是,不要以為沒得獎,你的程度就不行。因為「文學獎」的評審,多半採合議制,幾名評審投票表決,第一名常常是各退一步,妥協下的產物所以。第一名未必寫得最好,沒得獎也未必寫得不好。大體而言,入圍就證明程度不差。所以,大家不要把文學獎當作寫作唯一的目標,那只是一個練筆的過程,等到有一天覺得差不多了,對自己有自信了,就不需要再參加文學獎。

現在有一種人,是每個評審都害怕遇到的,叫「賞金獵人」,只要是文學獎,大小他都去參加。而且筆下不弱,很能揣摩評審想要什麼,因此經常得獎。各位千萬不要做這種事,不要去揣摩,你就寫你自己的,人家看得上就看得上,看不上未必就是你不好。參加文學獎,主要是掂掂自己斤兩,不要為了參加而參加,不要為了功利寫作。寫文章是要從心裡面寫出來的,搞作文的話,到頭來就只想著搞到那筆錢和那個名。——文學獎值得參加,但要清楚目的是什麼。

現在時代改變了,很多編輯都從網路找作者,會找人氣部落格、找臉書,然後去評估,這個作者的文章能不能出書。作者有好幾種,你千萬不要去當那種顧人怨的作者,編輯跟作者最好的狀況是對話、交朋友,也就是說,我對你的寫作有幫助,你對我的編輯修行也能夠加分。可是我們常常發現現在有很多編輯是訓話,而不是對話。

訓話有兩種,一種是人家訓我,一種是我訓人家。人家訓我,是碰到大牌的作家,要人家服侍他,當一個編輯覺得自己要去服侍作家的時候,那麼這個編輯就不行了。不管作家多大牌,編輯都應不卑不亢地跟作者對話。有些大牌作家,會有不好習性,常常對編輯頤指氣使,搞到編輯受不了。編輯被訓話之後,有時也會養成習氣,逮到機會就去訓話別人,碰到第一次出書的作者,編輯就會對他有很多意見,彷彿幫你出書是給你多大恩惠一樣。

我見過最糟糕的。我朋友在一家出版社出過一本書,結果那本書賣得不好,他的編輯竟然跟他講:「要不是誰推薦的話,我才不想出你的書咧!」於是那個作家就到別家出版社去了,沒想到他在別家出的第二本書賣得非常好。其實編輯跟作家的關係,就跟人與人之間的交往一樣,大家都要以誠心相對待,一起把事情做好就好,現在出一本書不會太難,碰到不好的編輯,若實在不行,換一家算了,沒有非要在哪家不可。也就是說,最好是跟合得來的編輯一起做,那樣會比較好。

***

編輯作業程序大致也講完了,再來談稿件跟網路。

大概在1997年左右,我開始接觸網路。記得當年要下載一張圖片,enter按下去,洗個澡回來,那張圖差不多才下載一半,速度非常非常的慢。當年就已有留言板、專欄,還有類似部落格的設計,從那時起,我便一直在網路玩耍到現在,之間經歷了部落格,到後來的推特、臉書,現在回想起來,20年的進步簡直不可同日而語。

如今大家多半會先在臉書或部落格發表嗎?寫作的時候,要注意什麼呢?第一,稿件要清爽,最好你的網路版面,發表前就已經做得不錯了。我們先來看一下我的臉書部落格,大家有沒有看出版型有什麼不同?

網路的版型跟實體書的版型不太一樣,例如我們常見書裡面,段跟段之間是不空行,每段開頭會退兩格或一格,這是最常見的標準形式。網路出現之後,可以發現大家寫文章不退兩格,段跟段之間多半也會空一行,這跟我們的視覺閱讀有關,因為網路的段距不明顯,加上網路上讀太長的句子,眼睛會受不了,所以網路文章的分段也比實體書要短很多。若你還維持實體書的習慣,便不好閱讀了。

圖片 17
臉書版型(傅月庵臉書
圖片 19
部落格版型(傅月庵部落格:天上大風

相對而言,在部落格,一段可能還有一、兩百字,甚至300字也都還好;到了臉書,每一段又更短了,因為臉書這個媒體的版型跟部落格又不一樣,你的斷句要更短一些。但得注意,最好段跟段之間還是要空行,讓它整個綱張目舉,讀起來才不會那麼辛苦,看起來版型也相對比較舒服。

我們來看駱以軍的臉書,他幾乎不會寫滿一行,有點像新詩的寫法,可是他其實是在寫一篇文章,而且他不用標點符號。不用標點符號還是好的,但千萬記得,不要用半形符號,半形符號會讓文章的「氣」整個洩掉,亂成一團。要用就用全形符號。駱以軍雖然都不用標點符號,但整篇讀起來還是很好讀、很舒服。

部落格上面,刊登一兩千字的文章可能還OK,臉書的話,長文章最好要放在網誌裡,因為網路是相對特別的載體,面對不同的載體你必須要有不同的版面概念。

圖片 16

再者,你若希望讓大家常常來看你的臉書,就要盡量創作,不要只是轉貼外部文章。臉書的動態是用大數運算,所以你跟人家互動越多,曝光機會就越大。尤其臉書本身是鼓勵創作的,所以你自己貼圖和發表文章,比起轉貼別人的東西,出現在好友首頁的機會相對更高。

你對於臉書的經營方式是什麼?每個人可能不一定。有些人,譬如楊照,寫臉書完全不貼圖,但他的文筆好,例如他寫台灣人去京都穿和服,因為有議題性,寫一寫報紙就登出來了,一大堆人轉載他的文章。問題是有多少人的筆,能夠跟楊照比呢?

相較於楊照,還有一個作家的臉書也是台灣媒體的「新聞供應中心」,那就是張大春。他玩臉書比較久,常會貼圖,有一陣子他瘋《瑯琊榜》,就去抓了一堆這齣戲的截圖,自樂樂人。但大家注意,張大春的外部轉貼也是相對不多的。換言之,若想要經營臉書或部落格,最先得想好你的定位,你到底想經營成什麼樣子,有個底之後,才好繼續下去。

很重要的一點是,網路這種東西壞處也很多,一方面會讓你上癮,另方面會成為包袱,讓你丟不開,最後被它制約。講一個笑話,有一次我碰到一位退休教授,他見面第一句就跟我說:「你都不給我按讚……」我嚇一大跳!原來他這麼在意這種事情。這位教授玩臉書的目的是讓很多人來按讚,這是他成就感的來源。可是如果你是一個想要創作或出版的人,或是說,你只是想找個地方把文字記錄下來,那就不要去在意這些東西。

先慢慢來,把網路平台當作一個放稿件的空間,等於是你的文字倉庫,一方面讓人家來看看你的文章,也許有些人看了會跟你產生一些互動、給你一些意見,覺得你還可以往哪邊發展,這些對你的寫作是會有幫助的。

臉書上你會碰到很多類型的臉友,有些朋友會在你的經驗之外。譬如前一陣子,有一個臉友想找我見面,他的故事恰巧跟我們今天「家族書寫」這個主題有關。

他的家族身世很離奇,媽媽是日據時代從日本東北那邊輾轉來到台灣。因為媽媽的爸爸(就是他的外公)娶了一個後母,後母對她不好,所以離家出走,在東京火車站碰到一個好心的台灣大叔,這個大叔就把她帶到台灣來。戰爭結束後,所有日本人都要被遣送回國,他媽媽本來也已經上了船,突然想想覺得她還是比較喜歡台灣,所以又溜下船,找一個人結婚生子,就留下來了。

在日本,這個媽媽還有一個妹妹(也就是他阿姨),一直在找她,最後找到了,在台日兩邊的這對姊妹已經相認過。去年這位媽媽過世了,生前交代我這個臉友,要他把這些故事過程記錄下來,讓後代的子孫都能知道。他在日本的那位阿姨,現在已經80幾歲了,能問往事的對象,就只剩下媽媽這個妹妹,年紀很大,身體也不好,他就問我:「我該怎麼辦?」

我提供他很多意見,例如可以在臉書上,先設一個所有親族共同的社群,叫每個人在家開始整理照片,有照片就貼上來,然後他自己再個別去做口述歷史,年紀大的什麼舅舅、阿姨,趕快先去問,不管他知道什麼、講了什麼,通通記下來,先留個紀錄。也就是先把臉書當成是一個親族共同匯聚的平台。

我今天想講的意思是,對他來講,我就是一個給他很多意見的人,你在臉書上面經營你的自媒體,刊登你的創作,也是可以交到很多朋友,提供你各種意見,讓你的家族書寫獲得一些讀者、一些幫助,這一切就看你如何去經營與運用。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